Книжная полка Сохранить
Размер шрифта:
А
А
А
|  Шрифт:
Arial
Times
|  Интервал:
Стандартный
Средний
Большой
|  Цвет сайта:
Ц
Ц
Ц
Ц
Ц

Виновата любовь

Книга для чтения на китайском языке
Покупка
Артикул: 773731.03.99
Доступ онлайн
350 ₽
В корзину
Лу Цзяня несправедливо обвинили в преступлении, которого он не совершал. Он вышел из тюрьмы и решил отыскать девушку, виновную во всех его злоключениях. Красавица Юй Чжили все это время не переставала терзаться угрызениями совести из-за случившегося с Лу Цзянем. Перед вами неоднозначная и захватывающая повесть о том, на какие безумные поступки толкает людей любовь. Ай Вэй — автор многочисленных романов и повестей, за которые он удостаивался престижных премий. Многие произведения Ай Вэя попадали в ежегодный список лучших романов «Общества китайских прозаиков». Некоторые из его произведений переведены на иностранные языки. В книге приводится неадаптированный текст повести на языке оригинала, снабженный комментариями Н. Н. Власовой.
Вэй, А. Виновата любовь : книга для чтения на китайском языке : художественная литература / А. Вэй. -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 КАРО, 2023. - 384 с. - (当代文学). - ISBN 978-5-9925-1457-5. - Текст : электронный. - URL: https://znanium.ru/catalog/product/2136052 (дата обращения: 19.05.2024). – Режим доступа: по подписке.
Фрагмент текстового слоя документа размещен для индексирующих роботов. Для полноценной работы с документом, пожалуйста, перейдите в ридер.
Комментарии  
Н. Н. Власовой
УДК 372.881.1 : 811.581
ББК 81.2 Кит-93

А36

ISBN 978-5-9925-1457-5

Ай Вэй.

А36  
Виновата любовь : Книга для чтения на китай-

ском языке / Ай Вэй. —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 КАРО, 
2023. — 384 с. — (当代文学).

ISBN 978-5-9925-1457-5.

Лу Цзяня несправедливо обвинили в преступлении, 

которого он не совершал. Он вышел из тюрьмы и решил 
отыскать девушку, виновную во всех его злоключениях. 
Красавица Юй Чжили все это время не переставала терзаться 
угрызениями совести из-за случившегося с Лу Цзя-
нем. Перед вами неоднозначная и захватывающая повесть 
о том, на какие безумные поступки толкает людей любовь.

Ай Вэй — автор многочисленных романов и повестей, 

за которые он удостаивался престижных премий. Многие 
произведения Ай Вэя попадали в ежегодный список лучших 
романов «Общества китайских прозаиков». Некоторые 
из его произведений переведены на иностранные языки.

В книге приводится неадаптированный текст пове-

сти на языке оригинала, снабженный комментариями 
Н. Н. Власовой.

УДК 372.881.1 : 811.581 

ББК 81.2 Кит-93

© Zhejiang Literature & Art 
Publishing House

© КАРО, 2023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艾伟

爱人有罪
第1张 

空气是陌生的。当鲁建刚接触到这空气,他的全身

都起了鸡皮疙瘩1。一会儿,他的肌肤放松下来,他感
到身上的毛孔慢慢地张了开来,他的心里涌出一股暖
流。他感到自己要流泪了,但他抑制了这种情绪。这
几天,他的情绪有点激动,他时刻告诫自己不要激动,
但情感这种东西有时候并不那么好控制,所以,他看
上去冷静而木然的外表里面,隐藏着一些类似于希望
的东西,这使他的面部有某种用力过度而产生的麻痹
的感觉,所以,他的脸肌老是不由得抖动。他站在那
里,做了一下深呼吸,用以调整身心。空气确实是清
爽的,周围满眼都是绿色。公路两旁植着水杉,水杉
的外侧是田野,由于是近郊,田野上种植的大都是蔬
菜。田野上有一些塑料暖棚。他知道这条公路连接着
城市。公路上有一些人来过往,但没有人来接他,他
知道不会有人来接他的。天空蓝得出奇,天上没一丝
儿云影,这使天空看起来显得无比高远、深邃。他觉
得自己这会儿好像落在一口井的底部,就好像自己置
身的世界是一个深渊。这一刻,他愿意自己像一根羽
毛那样轻,飘向那明亮而高远的天空。

1 鸡皮疙瘩 jīpí gēda — гусиная кожа, мурашки
那扇高大的铁门已经轰然关闭了。他觉得自己就

像是从那里扫出来的垃圾。如果,在八年之前他绝
对不会认为自己是垃圾,但八年之后,经过这个熔
炉或者说炼狱的锤炼,他已是名副其实1的垃圾了。
这一点他非常有把握。他知道此刻他身上还带着那
个地方的气息,而这气息他恐怕一辈子都洗不干净
了。这种气息已进入了他的灵魂。人们走过这幢建
筑,他们一定会认为这个地方平静、不动声色。但
只要他们进入这建筑的内部,他们就会明白,在平
静的背后,在那张张麻木的脸的底层,实际上充满
了各种各样的疯狂的念头。这是个腺体发达之所,
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排泄物(而他们自己何尝不是社
会的排泄物2)。聚集在这个地方的人都是一些生命
力无比旺盛的家伙。他回头看了看那建筑,然后闭上
了眼睛。他不是为了记住它,而是想把它存留在脑子
里的影像彻底抹去。

那张证明一直在他的手上。有一阵子他几乎忘记了

手中的这张纸片。当他意识到它的存在时,他准备背
起包朝城市走。他感到手里的这张纸似乎是个累赘。
他苦笑了一下,然后用双手把纸搓成一团,向路边的
水沟投去。他看着那纸团滚动着落入水沟中。纸团在
水沟中慢慢伸展开来。他站在那里,愣住了。有一种
空虚感从他的心底升腾起来。他感到他虽然对那张纸
不以为然,但那张纸也许比他这个人的真实存在重要
得多,他似乎还缺少不了这张纸。他只有靠这张纸才

1 名副其实 míng fù qí shí — вкладывать в название истинный 

смысл; в прямом смысле

2 社会的排泄物 shèhuìde páixièwù — зд.: отбросы общества
能证明自己可以合法而自由地走入社会1。那是他即将
开始的新生活的根基。他感到很无奈,怀着某种屈辱
的情感,放下包袱,爬下水沟去捞那张纸片。他好不
容易才拿到。他发现纸上的字迹已洇了开来。他从水
沟里爬出来时,抬头发现有几个过路人站在公路上好
奇地看着他。他们一定从他的装扮中看出来他是刚从
对面那幢建筑里放出来的。他们的眼神里有排斥异己
的冷漠。他知道,他重新进入社会后将会碰到的就是
这样的眼神。这眼神说明他的真实的处境。

公路上有一些中巴客车2来来往往。客车经过他身

边时都会慢下来,那是拉客的意思,希望他能上他们
的车。见他没有反应,客车就加快速度,像一阵烟一
样在他的眼前消失了。他不想用交通工具进城,他刚出
来3,需要慢慢适应人群。当然也需要活动活动四肢,
体味一下所谓的自由。天地是如此广阔,足以伸展他
的四肢了。他的双脚踏在泥土中,他觉得很充实、满
足,他感到身体里面有一种充盈之感。他已经看得见
城市了。他嗅到空气里开始夹杂一股浑浊的气味。他
知道那就是所谓的城市的气味。他分辨出那气味中有
一种虚假香味,有一股化学的味道。

现在,他已进入了城市。正午的阳光照在街面的玻

璃上,反射出强烈的光芒,让他的眼睛生疼。不过,这
块地方还是城市的边缘,到处都是低矮的木结构房子,
不算太繁华。但这里依旧可以看到矗立在城市中心那

1 走入社会 zǒurù shèhuì — войти в общество (о правонару-

шителях, вышедших из мест лишения свободы)

2 中巴客车 zhōngbā kèchē — пассажирский микроавтобус
3 出来 chūlái — зд.: выйти из тюрьмы
几幢挺拔的霸道的高楼,那些建筑上的玻璃幕墙的光
芒倒不是很强烈,反而给人一种清凉之感。不过这不
是他的城市,他仅仅是这个城市的过客。他看到了火
车站。他得坐五个小时的火车才能到达自己的城市。

在火车上,他想象家的样子。他突然感到害怕了。这

八年他时刻在想回家的那一刻,但当他真的要走近家的
时候,他却有点忐忑不安。他甚至希望到家的时间慢一
点。就这么骤然回到那个叫家的地方,他感到措手不及。

从火车站出来,他依旧没有坐公交车。他迈着笨

拙的步伐行走在自己的城市里。八年过去了,这个城
市让他依旧有一种熟识之感,但陌生感同时存在。他
虽然已走进了自己的城市,但在他内心的感受里他好
像依旧在城市之外徘徊。

雷公巷108号。这是他的家。一切好像做梦一样。

他站在那幢房子前,仰望四楼,他的家就在那里。那
道门比八年前旧了许多,感觉上好像也小了许多。他
记得,在里面时,听说这个地方快要拆迁了,他得办
一些手续什么的。但他们这样叫嚷了几年,却不见动
静。他还将住在这套房子里面。

一路过来的时候,他感到那种奇怪的不安的眼神一

直在周围闪烁。他们一定注意到他出来了。他在他们眼
中消失了八年,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一定还不
能适应。他们在暗处。他可以感到某种影影绰绰的东
西。他感到自己的出现就像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影笼罩
在雷公巷上空,使雷公巷成了一个黑色惊叹号。不过
同他打招呼的人也是有的,只是他们的表情非常怪异。

但住在他楼上的那个老头却没有什么异样。他甚至

还停下来同他说话。
老头说:“回来啦?”
老头没说“出来”这个词。老头的语气好像他仅仅

是出了一趟差。这让他感到亲切。

他说:“回来啦。”
老头说:“你那屋子里得杀一杀老鼠和蟑螂了。

我的屋子里总是老鼠和蟑螂不断,杀也杀不完。”老
头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起来,就好像他多年来的愤怒
终于有了一个发泄的管道。“我怀疑,它们都是从你
屋里来的。你得好好杀一杀了。”

他吃惊地看了老头一眼。他没想到老头会这么激

动。刚才对老头的好感一下子消失了。不过他不想同
老头计较,他显得非常谦卑,他点头哈腰连连说好,
就好像这个老头是个狱头。他看到那一刻老头的脸上
荡起一种权力感和满足感。

锁已经生锈了。他开了半天没有打开。这让他的内

心涌出一种受挫感。这是经常有的情感。他感到这个世
界总有什么东西在同自己过不去。一种本能的愤怒涌
上心头。他把钥匙扔了,然后用脚猛踢房门。他听到
一声碎裂声,然后看到司毕灵锁脱离了门框,门开启
了一条缝。他首先嗅到一股浓烈的霉味,有点呛人。
他咳嗽了几下,捂住鼻子,又用身子撞了几下门,门
完全打开了。他进了房间。

屋子里的景象在他的意料之中。八年的尘埃分布均

匀地洒落在家具及地板上面。客厅那张饭桌上的尘埃有
着自然形成的弯曲的图案,像是一个微型沙漠搬到了这
里。墙角及窗框处是蜘蛛们统治的领地,它们结出的网
在那里散发着银色光芒。房间里的陈设依旧停留在八年
前他离去的那一刻,那件换洗下来的白衬衫还挂在墙壁
的衣架上,不过那白衬衫已变成黑黄了,就好像这件衬
衫曾经历了一场火烤。岁月对任何事物看来都像是火烤。

他把包袱重重地摔在沙发上。尘埃像一群苍蝇一样

顿时满天飞扬,他用手扬了扬,就去卫生间。他知道,
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他得把八年来积聚在他身
上的一切——不平、屈辱和臭气——洗个干净。他打
开自来水阀门,头上的莲蓬头迟迟没出水。正当他想
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时,一股浑浊的黄水从莲蓬头上冲
了下来,落在他的脸上。他狠狠地骂了一句娘。不过
他很快接受了自己的遭遇——倒霉就是他八年来的命
运,看来还没个完结。他站在一旁,看着带着铁锈的
浊黄色的水慢慢变清。他剥下身上的衣服,扎入水中。

水迅速流泻到他的身上,像一张毯子一样包裹住他

的身体。他闭上眼睛,体味着水温柔的抚摸。他突然
感到自己僵硬的身体在这一刻变得柔软了。他闭上眼
睛。一种受伤的感受伴着某种莫名的温暖在他的身体
里苏醒过来——在这之前他从来没心情去体会这种受
伤的感觉。他的皮肤发胀,有一种需要保护的软弱。
他感到他的脸孔有点发痒,他这才知道他在流泪。即
使在流泻的水中,他也能分辨得清哪一条是他滚热的
泪痕。当他意识到自己在流泪时,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自己的情感了。他的身子颤抖起来。他在努力抑制自
己,但眼泪却流得越来越欢畅。

他不知道自己在水中冲洗了多长时间。也许一个小

时,也许更长。由于长时间的哭泣,他从水中出来时,
脸有点浮肿,眼球都红了。他站在镜子面前,仔细端
详自己。在里面,他从来没这样仔细研究过自己。他
觉得镜子里面的自己有点儿陌生。
改变是一定的。八年的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不单

单是外表的变化。外表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原来柔
软的胡子已变得粗硬;眼睛变得冷酷和坚韧;他的骨
骼变大了,身上的肌肉也变得充满了力量。但更大的
变化是在内心,他由原来的腼腆变成了真正的沉默,
因此,他站在那里,已有了一种重量感——这是因为
他心里藏着一些不被人所知的秘密的缘故。只有他自
己知道,这里面装满了仇恨。

他回到客厅。新的生活开始了。他决定用一整天

时间把这屋子打扫一遍。不过,现在他困了,他先得
好好睡上一觉。

第2章

鲁建去西门派出所报到时,已是两天以后的事了。

他新理了一个小平头,刮干净了胡须。八年前,他可
不肯刮去这部胡须,那时他以为这部胡须代表着一个
男人的全部。当然这想法很幼稚。他穿在身上的衬衫
是新买的。衬衫的领子硬硬的,抵着他的脖子,让他
不舒服。他站在镜子面前,用一种挑剔的眼光看自己
的新形象。他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形象,就像他感到
自己一时还难以适应这个社会一样。他对这个社会是
有点惧怕的。

这八年,这个城市变化巨大。原来那些像鸡肠一

样狭小的转弯抹角的街道已变得笔直、宽敞,就好像
那些鸡肠被拉直并且被吹上了气体,于是变得膨胀了
起来。现在,他就走在这些胀大了的肠子里面。这些
肠子看上去非常清洁,但他知道这里存在着无数的寄
生虫。这些寄生虫都有着很好的伪装,他们也许是脑
满肠肥的官员,也许是穿着制服的警察,也许就是像
他这样的社会渣滓。你用一双肉眼根本发现不了。这
个世界的秘密都隐藏得很好。

西门派出所1已不在原来同雷公巷交叉的那个十字

路口了。派出所已搬到护城河边一幢新造的漂亮的三
层小洋房里。在路人的指点下,他来到这幢被绿树掩
蔽的小楼。但他怎么也进不去,因为院子的铁门被一
把巨大的铜锁锁着。他感到奇怪,现在应该是他们执
行公务的时候呀,大门怎么会紧闭着呢。他绕着这小
楼转了一圈,才发现在小楼后面有一道狭小的门,并
且他看到正有一个穿警服的人从里面出来。他猜想,
这道后门才是这个派出所平时惯用的通道。他就挤了
进去。

派出所里非常安静,就好像这幢小楼里没有一个

人。这时,电话铃声骤然响起,他被吓了一跳。他转
过头朝电话铃那方向瞧,发现有一个警察正在接电话。
警察的脸上堆满了笑容,还在不停地点头哈腰。然后
警察一脸满足地挂了电话。他脸上的笑容变得甜蜜而
满足。那人眯着眼睛,好像处在某个幻境之中。鲁建
认出他是谁了。他就是姚力,八年前就是这个人把他
从家里带走的。那时候,这个人还是一个小青年,但
现在他已腆着个肚子,俨然像一个小官僚了。他的皮

1 派出所 pàichūsuǒ — полицейский участок; отделение по-

лиции, где должны отмечаться вышедшие на свободу 
преступники
Доступ онлайн
350 ₽
В корзину